无处不在的传染病在线课程报告

 

在线课程报告

 

课  程  名:无处不在的传染病

班      级:测控1701

姓      名:骆骏骅

 

本学期,我在智慧树网络教学平台学习了“无处不在的传染病”的相关课程,并感到受益匪浅,激发了我对传染病学的强烈兴趣。课程中细述了传染病的特征、免疫、预防与治疗。本课程以艾滋病为首,介绍了艾滋病的预防、传播途径、临床表现与如何治疗。继而又展开讲解了蚊虫是如何传播疾病的、各种类型的肝炎、常寄生于宠物的狂犬病、曾经肆虐一时的手足口病、令人发热的伤寒与引发腹泻的痢疾等较多的传染病预防、诊断、甄别与治疗知识,让人受益匪浅。

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种急性腹泻性的传染病——霍乱,要知道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,曾爆发过一次骇人听闻的霍乱传染病危机。

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,19世纪初的人口大约是100万,经过第一次工业革命到1851年时人口已经增加到了240万,是当时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。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影响下,粮食大幅增产,满足了市民进食的需要。然而,排泄的需求,却并不像进食那样容易解决。19世纪40年代,一位工程师受雇去查看两座修葺中的房屋,他眼中的景象在当时是司空见惯的。这两座房子的地下室里都是一米厚的排泄物,从厕所中溢满出来,长年累月地堆积在地下室……在经过第一座房子的通道的时候,院子里的地面上都积着从厕所漫出来的排泄物有十五厘米厚,院子里垫着砖块,这样住户从院子里经过才能不湿脚。然而,并不是所有人都请得起“掏粪工”。不少请不起掏粪工的人们便直接将排泄物倒入泰晤士河中。于是,泰晤士河很快就从富饶的渔场变成了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。1858年6月,伦敦热浪滚滚。太阳就像一个巨大的微波炉,大功率给伦敦加热,泰晤士河的温度从平均34度飙升到48度,干燥的天气使得河水蒸发加快,水位下降,这条天然的污水管里的恶臭开始翻滚、四处弥漫开来,这就是伦敦历史上著名的大恶臭事件。

而霍乱的常见传播途径是摄入被患者粪便污染过的水。感染者在标志性的腹泻中排出霍乱弧菌,他人通常是通过饮用污染的水,吞下这些病菌。霍乱弧菌进入一个肮脏的环境中,这种疾病就会横行——一副接一副的小肠惨遭洗劫,越来越多的细菌繁殖出来。1831年,霍乱第一次袭击了伦敦,6,536名市民丧生;1848年至1849年,霍乱第二次袭击了伦敦,死亡14,137人;1853年,霍乱第三次袭击了伦敦,在短短的10天里,收割了超过500人的生命,到1854年,死亡人数最终定格在10,738人。

终于,被恶臭熏得无可忍耐得议会议员们受不了了,调拨资金建设一套下水道系统,将污水和地表水引到原理伦敦的位置再排放。到了19世纪70年代,整个工程终于全部完成。这套下水道系统带来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:恶臭渐渐消失了,鱼类重新游回到河里,人们可以放心饮用取自河里的自来水,更重要的是,伦敦从此再也没有经历过霍乱的袭击。

由此我们可以知道,即使科学、医学如此发达的今天,如果没有先进畅通的都市排污系统,我们也难逃霍乱或是其他通过污水传播病菌的威胁。传染病病菌们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们,哪怕是在科学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,我们也不能放松对病菌的丝毫警惕。而《无处不在的传染病》这门课程正是警醒了我们这一点。课程中教授的各个传染病相关的症状与预防更是让我们的第一时间“拒绝”传染病的入侵,并在第一时间察觉出来。大学校园、宿舍等人员密集的场所,更应该加强警惕与预防,增加日常生活中的体育运动占比,增强自身的免疫力。多洗手、讲卫生。只有做好了防护措施,才能从根本上“拒绝”传染病。这便是我学习这门课程所收获的知识与感想。

以上就是我的课程报告全部内容,感谢指导老师的阅读,若有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